精彩小說盡在零零電子書!

小說首頁分類書庫進入TXT下載頁章節錯誤請點擊我

首頁 > 都市小說 > 都市少年醫生 > 第1378章 厚愛

書簽

第1378章 厚愛

閑清
    凌錦華的意思就是,如果凌家子弟在和羅子凌爭斗中落了下風,技不如人,那是他們活該。

    凌若楠當然相信,凌錦華在知道這些事情后,肯定認為這是羅子凌或者她所策劃的。

    凌錦華有這樣的猜測,但卻說這樣意味深長的話,怎么可能不讓凌若楠動容?

    明白了凌錦華的意思,凌若楠也沒多說與這事情有關的話題,而是陪凌錦華說起了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說了一些瑣碎的事情后,凌錦華的心情明顯好起來,臉上的笑容也顯現出來。聽說羅連盛托凌若楠帶來了一壇二十二年陳醞的女兒紅后,凌錦華的酒蟲居然馬上就被勾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看樣子,人家剛嫁了姑娘,酒就被你們搶來了,”在黃晨將酒拍封后,凌錦華湊到酒壇口,用力吸了口氣后,笑的很爽朗地說道,“也只有現在,才有二十幾年的女兒紅,以前,十八年陳的女兒紅,已經是極品陳釀了。”

    女兒紅的傳說起自晉代,這種頗具傳奇的黃酒是古代越州富家生女必備的嫁妝之一。

    女兒出生的時候,喜滋滋的父親就會用家里種的糯米做成黃酒,仔細封裝成壇后埋在后院桂花樹下,就像深深掩藏起來的父愛。女兒長大,一天比一天明媚,慢慢就到了可以出嫁的年齡。

    在女兒出嫁的時候,把埋藏在樹底下的酒挖出來,作為陪嫁之禮送到夫家。女兒嫁到夫家后,要將陪嫁的女紅開封,分盛三碗給公婆及丈夫。

    一壇女兒紅,其實就是父親嫁女的辛酸及女兒成為人婦后的幸福滋味。

    古代,女人十五及笄即成年,十八歲還沒嫁人已經算是剩女,因此十八年的女兒紅,已經很難得。現在,女人嫁人遲了,二十幾年的女兒紅也有。

    女兒未嫁人,埋藏的女兒紅是不會挖出來喝掉的。二十二年的女兒紅,說明釀酒的這家人,在女兒二十二歲的時候,終于把女兒交到了另外一個人手里。這個年份的黃酒,要保存完好,封壇的時候工藝肯定要很好,不然酒會變質不能飲用。還能飲用的,自然是極品佳釀。

    見凌錦華開心的嘴巴都合不攏了,凌若楠心里也松了口氣,笑著解釋道:“爺爺,這酒是子凌爺爺的鄉鄰所送,共兩壇,一壇他自己飲用,一壇叫我帶過來送給你。在越州的時候,我已經嘗過了此酒的味道,非常醇厚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趕緊嘗嘗,以前只喝過十八年的女兒紅,”凌錦華馬上吩咐凌若楠幫他倒酒。

    凌若楠聽了后,到廚房拿了幾個吃飯的碗,在黃晨的幫忙下,倒了幾碗酒。

    “丫頭,你也想喝啊!”看凌若楠替自己倒了一碗,凌錦華呵呵笑道:“你喝一碗,爺爺就少了一碗,反正你在越州喝過了,這酒你就別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想不到凌錦華這樣鐘愛這壇陳年女兒紅,凌若楠挺意外。

    “首長,我先喝一點,到時你再喝,”在凌若楠驚訝的時候,黃晨小聲對凌錦華說道:“先讓我嘗嘗此酒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黃晨當然不是嘴饞陳年女兒紅的味道,他是為凌錦華的安全負責。

    外面送進來的食物,都要檢測一下,省得有人下毒。

    上次凌錦華中毒事件后,他們這些工作人員都受到了紀律處分,誰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凌錦華知道黃晨的意思,但他并沒在意,拒絕了黃晨的提議:“我孫女送來的酒,會有什么問題?你們要是敢懷疑我孫女,看我怎么收拾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爺爺,你就賞我們一點吧,”凌若楠看到了黃晨的為難,因此撒起了嬌,“不然我們要嘴饞的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半碗,”凌錦華說著,將另外兩個碗中的酒,倒了一半多回壇里,倒的速度很慢。

    然后再將剩下的大半碗放到凌若楠和黃晨面前,“好了,就這一點,多的不給!”

    “謝謝爺爺,”凌若楠馬上端起碗,將碗中酒喝了。

    喝黃酒,就要用碗,用杯子少了點味道。

    此酒果然醇厚,味道濃郁,連凌若楠這種不喜歡喝酒的人喝了,都覺得回味無窮。

    黃晨并沒去品嘗酒的味道,他很快就將喝下后,才體會喝下去后的感覺了。

    見凌錦華端起面前的碗要喝酒,黃晨想阻止,但惹惱了凌錦華。

    “去給我拿點下酒菜來,花生米也行。”

    凌錦華這樣吩咐,黃晨只得遵守,替凌錦華拿了幾樣小菜。

    凌錦華在凌若楠相扶下坐了下來,再很有滋味地品起了剛剛開封的女兒紅,一副很享受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一會陪爺爺吃中飯,”凌錦華吩咐凌若楠道:“年夜飯沒陪爺爺吃,今天陪爺爺吃頓飯。”

    再又吩咐黃晨,打電話給凌明瑞和謝恩華,讓他們也過來吃中飯。

    黃晨也沒說什么,馬上按凌錦華的吩咐去做了。

    在給凌明瑞打電話后,黃晨抽了個空,趁老爺子上衛生間的時候,小聲對凌若楠說道:“大小姐,首長依然很信任你。凌正平過來找老爺子說凌海寧被打的事情時候,還被他訓斥了一番,說凌正平教子無方。今天首長待你可真好!”

    “爺爺會喝我帶來的酒,也說明了這個意思,”凌若楠點了點頭,輕輕地說道:“看樣子,爺爺還真的聽任他們起爭斗。”

    “首長還是挺疼大小姐的,”黃晨略帶羞澀地笑了笑,“他經常怨曾孫輩這些人就是標準的紈绔大少,沒什么能耐。過年的時候,也沒幾個人得到他的夸獎。”

    “爺爺是希望子凌當凌家的磨刀石,好好磨礪一下凌家曾孫輩的這些子嗣,”凌若楠其實知道凌錦華的心思,但她沒料到這次事件,凌錦華會是這樣的態度,因此有點感慨,“只是不知道我父親得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子凌又不在燕京,他沒參與沖突,是凌家這些人和陳家的人起沖突,雙方大打出手,”黃晨說了這些話后,也就閉了嘴,因為凌錦華已經從衛生間里出來了。

    凌若楠也沒什么異樣的表示,馬上就陪凌錦華說話去了。

    一會,凌明瑞和謝恩華也都過來了。

    但讓凌若楠意外的是,凌明瑞一看到她,就訓斥開了,還當著凌錦華的面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設置 手機 目錄

上一章 | 章節目錄 | 下一章

設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機閱讀X

手機掃碼閱讀

玩电子游戏